|
新闻热线:0598-8755336E-mail:zgmxzx@163.com
更多》明溪新闻
更多》乡镇部门
更多》外媒视角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溪在线 > 中央苏区 > 
风展红旗如画——毛泽东二进明溪
2020-01-07 09:41:36  来源:明溪在线  责任编辑:谌芙香  

毛泽东一进明溪,是1930年1月16日,率红4军第2纵队经盖洋往宁化,回师赣南。毛泽东二进明溪,情况又如何呢?

毛泽东二进明溪,是有目的和任务的,就是视察新苏区,指导新苏区打土豪分田地、建党建政。

6月10日红一方面军总前委第八次会议要求:闽西红军发展的主要方向不是漳州、东江,而是要向汀州、连城、归化、宁化和清流等县的发展,才能与赣东南联系起来,从而扩大红十二军。20至22日总前委扩大会议和总前委第九次会议要求:红四军取道沙县分散筹款,然后分兵归化、永安两县筹款,数额四十万元。遵照以上要求,红4军第11、12、13师和红12军陆续挺进归化县,击溃县东南、东北、西北和县城的反动保卫团,于20日首次解放归化县城。《福建民国日报》6月23日载:“归化东北区无一片净土,大小二百余乡尽成匪窟。”“东区如沙溪、梓口坊、岩前、地美、夏阳等乡,西北区如大陂、常坪、白叶、鳌坑、枫溪……一带,大小二百余里,已无一片净土。”在如火如荼的革命形势下,1931年6月,中共归化特委成立,书记肖恒太(江西吉安人),并以县城为中心,向西北、东北发展,建立党支部、党小组、工会、农会等组织。

毛泽东6月28日给闽赣边界工委和谭震林写的指示信又要求:“四军应以归化、清流、连城为工作区域,以沙县、永安、宁洋为筹款区域,即在三县筹款自给……所谓工作区都是要分配土地、建立政权的;筹款只打土豪做宣传,而不分田地,不建立政权。工作时期暂定两个月,延长下去可到六个月。敌人来了,集中起来就在各个附近打;敌人不来,我们就是(在)这块工作下去。”在红军的帮助下,7月5日,明溪县建立了临时红色政权——归化县工农革命委员会,下设秘书、组织、宣传、粮食、财政、劳动等部,打土豪分田地运动在全县普遍开展起来。从毛泽东一进明溪至此才短短一年半时间,昔日“路隘林深苔滑”变成了今日“风展红旗如画”。而且,在明溪战斗和活动的红军队伍中,红4军是主力,这是毛泽东亲手缔造的队伍。在这种革命形势下,毛泽东第二次来到明溪,视察新苏区,指导革命实践。

毛泽东二进明溪的行程如何?主要活动有哪些呢?

此次,毛泽东是从建宁经将乐来到明溪的,经过明溪的地点至少有:夏阳乡旦上村的黄地、旦上、杨坑,瀚仙镇瀚溪村的国母漈、岩里村,城关乡王桥村的叶厝坑、罗翠村的翠竹洋,住过的地点有旦上村和县城四贤堂。

从将乐进入明溪,白莲镇墈厚村—刘地(属将乐)—黄坊(属明溪)—旦上是一条小路,比经铁岭进入明溪更为安全。采访旦上村几位老人,他们都会说毛泽东当年在旦上的往事,说法也基本一致。陈招英(女,103岁)说,她当年看到毛主席从黄坊上来,在旦上住了一夜,第二天往国母漈方向走了。谢火金(女,90岁)、黄九金(男,92岁,土地革命时期旦上乡贫农团主席黄兆珍之子)和黄水根(男,93岁,土地革命时期旦上乡工农革委会主席黄金明之侄)是听父亲或伯父说的,他们的父辈都说过陈招英上述话,而且更具体。谢火金听父亲说,毛主席是经过杨坑的太保庙往国母漈方向走的。黄九金听父亲说,当年毛主席来旦上时,穿一件长衣服,戴一顶“鸭”(也叫“笠”,即大斗笠),还请他(黄兆珍)去笠窠(夏阳乡陈坊村的一个自然村)用光洋和“红军票”买了一头猪。黄水根听伯父说,毛主席在旦上那天住在墘上(又名田埂垄)黄家祠堂(当时是旦上工农革委会及贫农团的活动地点,1934年3月“归化之役”临时指挥所也设在那里),毛主席见了他(黄金明)之后,说红军还没吃饭,请他去黄地等住户较多的附近村庄看一下,送些米和菜上来,我们会付钱;他便召集黄兆珍等人去黄地、笠窠等村庄,让黄水生等村民一人一担把米、青菜和猪肉挑到旦上来;毛主席吃完饭后,召开了一个会,黄金明也参加了,还领了一块作“出入证”用的楠木牌。另外,村民汤九金也听妈妈陈水招(2016年去世时92岁)说,当年她也见到过毛主席,下巴有一点小痣,当时还不明显。

 

明溪县旦上村田埂垄黄家祠堂(1931年7月上旬毛泽东在此住过一夜)


根据村民叙述和那时的交通情况以及毛泽东本人行军走小路的习惯(毛泽东一进明溪时走的也是最小的路),毛泽东率领红军从旦上到明溪县城的行程应该是:旦上—杨坑—国母漈—瀚溪—龙湖—岩里—十里埠—万春桥—明溪县城。从今年98岁的岩里村抗战老兵谢水福的回忆中也可印证。

1921年出生的谢水福老人,至今思维、说话还相当清楚。他对笔者说:那年他10岁左右,一天上午,毛主席是从龙湖来到岩里,身边还有林彪。他们在岩里下厝坪开了一个会,有七八十名红军参加,主要讲打土豪分田地的事。小水福跑去看热闹,毛主席还走到他跟前,问“小鬼,你长大来当兵好不好?”小水福说“好”。可是,等谢水福长大后,红军早已北上。1939年,日寇的铁蹄猖狂蹂躏着中华大地,9月,谢水福应征入伍,奔赴抗日前线,直到1947年退伍回乡。他虽然未能参加红军,但也为国家和民族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毛泽东在明溪县城的活动,《明溪县志》(1997年版)有记载,明溪和三明多位文史工作者也有文章叙述。他住在城北的“四贤堂”(也叫四贤祠,祀杨时、罗从彦、李侗、朱熹“四贤”,先前是文庙,当时是县培英中学),主要活动有:

毛泽东抵达明溪县城当日,即向县民众教育馆借来《归化县志》阅读,了解归化县情和乡风民俗。并在四贤堂召开贫苦工人、农民座谈会,了解民情民意。

次日,毛泽东、朱德(住在城东坪埠村谢厝湾水井边的一座民房)在坪埠村口一棵高大乌桕树下的草坪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共产党和工农红军的主张和政策,动员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群众大会前,毛泽东在位于乌桕树附近、处于交通要道的万春桥上召开了一个调查会,和老贫农拉家常,调查了解明溪商业、造纸和人民生活情况,还询问明溪肉脯干制作和价格情况。


明溪县坪埠村万春桥——毛泽东调查会旧址


家住万春桥桥头边的农妇赖招龙(1898年出生,1980年去世),经常对孙子晏意金、孙媳赖桂莲及曾孙晏连荣说:她34岁那年,毛主席、朱总司令带大批红军来明溪,她家很穷,虽然自己是大脚也没跑。毛主席穿一件深蓝色的长衣服,在背着驳壳枪的警卫跟随下,经谢厝湾来到万春桥开会。红军看到她,问她能不能挑一些井水来喝?她答应了,就去谢厝湾那口水井挑了两挑水到万春桥。红军把水灌到水壶里。红军队伍离开明溪前,一名小红军还送给她家一床小棉被。她想,这名小红军可能是首长的警卫员,棉被应该是首长让他送来的。赖招龙还说过,红军在坪埠开群众大会的头一天,县里共产党的干部就来到村里,给村民发小红旗,说朱德、毛泽东来明溪了,要求大家明天带着小红旗去草坪开会,并跟着喊口号。

李荣生是李鑫书(1931年7月上旬当选为归化县工农革命委员会财政部长,1934年冬在宁化游击战中牺牲)的侄儿,他讲述过毛泽东在李家祠堂门口买卤肉的往事:1931年7月上旬的一天,我挑了卤肉跟我叔叔去四贤祠卖,看见周围驻扎了很多红军,附近李家祠堂四周摆着大炮和几十门大肚子机枪,也有轻机枪。我有点害怕,叔叔说“不用怕”。我在李家祠堂门前放下担子,不久就有十几位红军走过来向我买卤肉。其中有一位斯斯文文、高高瘦瘦、头发留得比较长、下巴有一颗痣的人用湖南口音问我:“猪肉多少钱一块?”我答:“五分钱一块。”他问:“五分钱够吗?”我说:“够。”他又问:“明天有卖吗?”我答:“有。”我挑去的五十多块卤肉都被红军司令部买走了,他们给我的是“伍分”“壹角”的红军票。我问叔叔那位斯斯文文有痣的人是谁,叔叔说就是毛泽东。另外,我还看见叔叔拿一包明溪特产——肉脯干到李家祠堂送给毛主席。

毛泽东在明溪期间可能身体欠佳,因为于忠礼讲过其岳父曾贵华(曾侃先)在明溪为毛泽东看过病。于忠礼是江苏宝应县柳堡人,1942年参加革命,1944年参加新四军,1950年初在进军明溪的解放军部队任连长,1982年离休(享受副师级待遇),2019年3月逝世。曾贵华(1893—1946),明溪城关人,当过教员,后来一直在县城曾家大厝开“森茂号生熟药材”铺直到去世,这家药铺当时在明溪县名气最大。1931年,曾贵华在红军医院当过医生,改名曾侃先。他生二男四女,三女儿曾玉环1950年参加解放军,后嫁给于忠礼。于忠礼生前来过明溪多次,对妻侄说过曾贵华当年为毛泽东看病的事。

另一方面,据国民党方的材料,也可证实1931年7月上旬红军大部队在明溪活动。

1931年8月2日国民党出版的《江声报》以《归化被匪以后赤匪入城七日之匪祸》为题报道:“此次赤匪溃窜入闽,其残杀掠掳以汀北、归化、崇安蹂烂尤悲惨,兹志归化匪祸如下:此次赣省赤匪由建、泰宁进陷将乐后,长汀、归化、清流、连城一带纷纷告失守。归化为将乐与汀属各县必经之道,城内无一兵一卒,仅保卫团数十人维持秩序,人心惶惶,朝不保夕。七月五日,突有匪军二千余人,由将乐窜入归化城,保卫团无力抵御,该县县长朱峋即日率领各机关人员及难民千余人星夜退胡坊……在本月六至九日,复有伪第一、第三、第四、第五、第十二各军人数约二万人陆续抵归邑。所有殷商富户及各机关人员住宅一百余家,被抢一空。房屋被焚数十座,监犯释逃,县政府、党部、教育局捣毁不堪,该县政府一切司法案卷及粮房串底,尽付一炬,城垣成为平地……全县损失数十万以上,为空前所未有浩劫。”1931年,归化作为新苏区,国民党反动势力还比较强大,一直到1934年11月归化城失守,作为中央苏区东方屏障的归化县,国共两军在这里展开拉锯战,战斗频繁,县城反反复复易手。

1943年编成的《民国·明溪县志·大事记》亦如是载:“同年(民国20年)五月二十二日(即1931年7月7日),匪党罗部二三万人,由将窜邑,焚杀掳掠,拆毁城垣,并焚城外阳姓屋一所,数日始退……”这里,“罗部”可能是指罗炳辉的红12军,红12军当年2月就在明溪活动,是6月20日解放明溪的部队之一,这时又开进明溪。也许县志编纂者对这支部队更为熟悉,也许当时红军公开打出的旗号是红12军。

毛泽东二进明溪,经过或到过的地方可能还有叶厝坑和翠竹洋。红军大部队离开明溪前往建宁,而后回师赣南投入第三次反“围剿”战斗,经过或到过这两个地方是很正常的。

城关乡王桥村叶厝坑老人叶向茂(1939年生)和罗七生(1948年生)都说,听本村长辈叶云生讲过:1931年,他住在叶厝坑叶家祖房内。有一天下大雨,他不能下田做事,待在家里,看见一位长得很高的红军领导,骑着马戴着鸭嫲笠,来到叶家祖房避雨,走近一看,他下巴有一颗痣。新中国成立后,看到毛主席画像,惊讶当年来避雨的红军领导跟毛主席长得一模一样。

城关乡罗翠村翠竹洋人、退休教师汤荣新(1939年生)说,他奶奶官氏(1862—1945)对他妈妈余朝珠讲过多次:红军第一次来翠竹洋时,大部分村民都跑了,我裹小脚跑不动,只好留在家里。因为我大儿子比较有钱,红军要筹款,把我作为土豪的妈妈,要我拿出钱来,我说没什么钱,几个带着枪的红军就用绳子把我吊起来。可是一吊绳子断了,换了绳子要第二次吊我时,又来了几个红军,其中一个没带枪、面容慈祥的人,一手叉着腰一手对他们摆了摆说老人家,不要……(后面的话听不懂)’那几个红军就把我放了。看来是我平时念弥陀得到了菩萨保佑,危险的时候会遇到贵人,有枪的人居然要听没枪的人指挥。(不少年长的村民说,那个救汤荣新奶奶的人很可能是毛主席。)

上世纪70年代初,有学生到翠竹洋演出时佩戴着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像章。村民汤光根(1917—1996)看到后大吃一惊,说:“毛主席好像来过翠竹洋。”他说,红军第一次来翠竹洋时,他跑到隘口外龙井上的芦苇丛中躲着,看见山路的每个转弯处都有拿着长枪、短枪的红军站岗,过了一阵子,几位红军领导来到龙井上,在那里比划指点,其中有个高个子,很像像章中的毛主席。

以上人员讲述的或传下来的话虽然不一定全部准确,但是一方面,明溪这么多地方这么多人都说毛泽东1931年来过明溪,且叙述基本一致(上世纪70年代,明溪城关很多60岁以上的人都说,毛主席来过明溪,住在北门的四贤祠);另一方面,对于毛泽东1931年7月上旬那些日子的行踪,除明溪外,闽西北乃至闽西、闽北、闽中其他地方的党史均未提及。由此可见,那段时间毛泽东在明溪活动了数日是毋庸置疑的。

可能有人会提出疑问,1931年7月初,国民党大军已开始进攻中央苏区,毛泽东、朱德等红军领导为何不立即赶回江西,如何有时间在明溪停留数日?笔者以为:首先,当时中央红军分散在闽西、闽北、闽中广大地区筹粮筹款,部队集结需要时日。其次,“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取得第三次反“围剿”胜利,战前不能不筹集相当数量的粮款。正是由于战前基本筹足了115万元的作战经费,才粉碎了敌人对中央苏区的第三次“围剿”。第三,明溪地处当时红军部队的中心位置,与建宁交界,而建宁又是此次回师赣南的必经之地,所以明溪作为此次红军部队的集结地最为合适。因此,7月5—9日,总数三万的中央红军就有二万余人陆续抵达明溪。

至于毛泽东本人具体哪天到旦上村、哪天到明溪县城,笔者推测,毛泽东7月5日晚住旦上、6日到达明溪县城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明溪县城于5日再次解放,城内无国民党军队一兵一卒,比将乐以及明溪的乡村都安全得多。毛泽东应该是9日离开明溪,本日还有不少红军队伍向明溪集结,但10日红一方面军总部已从建宁启程前往江西。在明溪县头尾五天,对于如何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粉碎国民党大军对中央苏区的第三次“围剿”,毛泽东已在运筹帷幄、指挥调度,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毛泽东的雄才大略和远见卓识。

毛泽东二进明溪后,明溪县的革命烈火越烧越旺,革命形势得到大发展。8月,成立了县游击队,各乡村也相继成立赤卫队。9月底,中共宁(化)清(流)归(化)工委在宁化曹坊成立,宁清归苏区初步形成。11月,中共福建省归化县工作委员会成立,肖恒太任书记,县委设组织、宣传、妇女等部,下设东南、西北、华枫、鳌龙4个区委和雪峰(城市)中心支部,领导全县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斗争。同年11月7日至20日,中华苏维埃工农兵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宣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福建归化县(1933年5月更名为明溪县)正式列入中央苏区版图,成为中央苏区县。(廖康标)



工信部备案:闽ICP备11000078号-1 闽公安网备 35042102000103号
中共明溪县委宣传部主办 地址:福建省三明市明溪县雪峰镇民主路9号
邮政编码:365200 投诉及联系电话:0598-8755336
投稿及网民意见收集邮箱:zgmxzx@163.com
明溪在线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