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8755336E-mail:zgmxzx@163.com
更多》明溪新闻
更多》乡镇部门
更多》外媒视角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溪在线 > 中央苏区 > 
失散女红军干部俞伍妹:嫉匪如仇 至死无悔
2019-08-30 09:58:27  来源:县融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谌芙香  

俞伍妹,人叫“猫狸妹”,长汀县河田镇人,生前住明溪县胡坊区(今胡坊镇)柏亨乡左拔村。1915年出生,十五岁参加工农红军,从一个文工团战士成长为共产党员、红军某部文工团政治部主任。


1934年前后,红军在攻打清流县嵩口镇的田源、田口战斗中,俞伍妹负伤,与其他红军伤员一起被临时安顿在一个堡垒户家中养伤。由于走漏消息,白军将小村团团包围。经过激战,红军伤员寡不敌众,除了战死的,其余全部被俘,男伤员都被白军砍头杀害,女伤员则被强行押到邻县的乡村卖掉。俞伍妹被双手反绑到柏亨乡伍家坪村,背后插个草标,标价100个光洋,被明溪县胡坊区柏亨乡左拔村的穷苦农民李仙石买下,从此改名为俞伍妹。


起初,俞伍妹一心要去寻找红军队伍,去寻找她在红军某部当团长的未婚夫钟田方(音)。李仙石拗不过,对她说:“你先养好伤,一有红军的消息就送你走,就当我从白狗子手里救了你”。由于左拔地处偏僻,交通闭塞,信息不灵,怎么也得不到红军的消息。后来,俞伍妹感念李仙石的敦厚实在和对她的体贴,也很同情李仙石为买她而欠下累累债务,加上与李仙石又生儿育女,也就逐渐打消了“跑”的念头。


白色恐怖笼罩的生活,让俞伍妹倍感压抑,但她始终无法忘怀共产党和红军队伍。与战友们一道打土豪分田地反围剿的情景总是不断浮现在眼前,对共产党和苏维埃政权的锤子、镰刀、五角星的标志更是刻骨铭心。


村里人知道俞伍妹是红军的官,因受伤被白军卖到这里,私底下称她为“红军头”,她的子女也被叫成“红军崽”。


在俞伍妹儿子李水昌、李用明的记忆中,俞伍妹有很多“哥”,都是闽西上杭、长汀和江西兴国一带的人,做木匠、泥水、竹篾等手艺。如柏亨乡张源村的上杭人黄铭源,解放后国家确认了他“失散红军”的身份。与俞伍妹做结拜兄妹的清流县温郊乡梧地村的一个叫“老梁哥”的上杭人,也是红军失散人员,生前曾跟李水昌说,在他参加的最后一次战斗中,他们一百多红军被国民党军包围在一个叫什么窠的山涧里,几乎全军覆没,最后只有三四个人突围出来。还有其他不知名的“哥”,他们经常到俞伍妹家串门。交谈中,他们的话语常出现“赤卫队”“苏维埃”等字眼。这些“哥”来家谈话的时候,俞伍妹非常警觉,叫儿子守在家门口看有没有外人过来。由此判断,俞伍妹家可能是一些失散红军的秘密联络点。


俞伍妹待人和善,乐于助人,村民对她从开始时的冷眼、回避,转变为后来的亲近、信任。解放前夕,瓦口等附近村庄的郑家祥兄弟和其他几个村民为躲避国民党军抓壮丁,逃到偏僻的左拔,藏匿到俞伍妹家的后山上。俞伍妹掩护他们,经常给他们送米送菜,尽自己所能给予帮助。


1950年明溪和平解放,胡坊一带土匪猖獗,左拔村是个匪患严重的小村落,有个政治土匪叫廖禄根,更是烧杀抢掠,欠下了累累血债。


解放军进山剿匪,初来乍到,老百姓红白难分,见有队伍来,一味地躲到山里去。俞伍妹不辞辛劳上山向村民们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告诉他们,解放军是她原来参加过的红军,是消灭剥削消灭压迫为穷苦人打天下的队伍。听了她的劝说,大家才定下心来陆续回到家里。


革命成功,人民翻身解放了,俞伍妹重新做了主人。她四处托人打听原来的部队和战友,可是没有任何消息。她主动配合土改和部队的工作,积极投身革命斗争。丈夫在她的影响下,对公家的事也非常热心,夫妻俩被部队和土改工作组发展为情报员和线人,向他们提供了本村土匪家庭情况和土匪活动规律。土改工作组组长黄文相(南下干部)下村时吃住在他们家,他们成了工作组的得力助手。他们在剿匪中发挥的作用,让土匪们既恐惧又仇视,不仅对他们栽赃陷害,甚至狠下毒手。


俞伍妹在红军部队时当过文工团员,不仅口才好,善于做宣传鼓动工作,而且能歌善舞。解放军剿匪驻扎村里,部队组织妇女们唱歌、学文化,发现俞伍妹不仅识字、歌唱得好,还会唱很多红军时期的歌曲,十分惊讶,经询问才得知她的经历。指导员请俞伍妹帮忙讲解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政策,教大家唱当年的红军歌曲和抗美援朝歌曲。客家山歌《剪掉髻子当红军》等歌唱红军的歌曲,从那时起就在村里一直传唱至今。


部队每天要到25华里远的胡坊区买菜,俞伍妹便经常领着几个子女把自家的鸡蛋、蔬菜送到部队,推让着不肯收菜金,说,解放军就是以前的红军,自家人怎么能收自家人的钱呢? 炊事班长再三声明部队的纪律,她才随手从班长递来的几张钞票中抽一张,说“够了,够了”,任凭班长追送,怎么也不肯多拿一张。


俞伍妹在红军队伍里学会了认很多草药,什么“红军草”啦,“老虎耳”啦,“乞食婆凹”啦等等,大都是一些消炎,治疗痢疾、伤寒、蛇毒等疾病的。一天,部队进山搜索土匪,误伤正在山坡采草药的俞伍妹。俞伍妹被送到永安军区103医院救治。永安军分区司令员游玉山来慰问伤员,认出俞伍妹这个当年的红军战友,一定要送她到福州大军区去治疗并给她安排工作。游玉山还给俞伍妹开了“解放军误伤”的证明,要她到区公所领取抚恤金。


能回到革命队伍为党工作,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夙愿。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久别的战友出现在眼前,这让她兴奋得几天几夜没合上眼。她答应回家安顿好,伤口痊愈了就去报到。


游玉山派战士把俞伍妹送回家,俞伍妹却始终没有到区公所申领抚恤金。她跟家人说,多少红军出生入死流血牺牲,献出了生命,我的很多战友连命都没了,我被自己人误伤,就这么点小伤怎么能向政府要待遇呢?


捉拿廖禄根是时下解放军最急迫的任务。作为部队的“线人”,俞伍妹密切关注土匪家的动向,不放过蛛丝马迹。一天傍晚,俞伍妹依稀看见一个黑影闪进土匪家中,身形与土匪头廖禄根十分相似,就追问其母亲。土匪头母亲矢口否认。俞伍妹说:“我明明看见他从后山溜下来,你还不承认!赶紧叫他去向解放军自首,否则我明天就去区公所报告。” 


共产党的天下让俞伍妹扬眉吐气。她嫉恶如仇,对土匪,更是大义凛然,无所畏惧!


第二天(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一日)一大早,由于丈夫因事滞留在外地,俞伍妹便独自一人拄着拐杖沿着山路去区公所报案。来到五里远的一个叫百步岭的地方,土匪头突然窜出。反抗中,俞伍妹被丧心病狂的土匪头掐死,并用绳子把尸体挂在路边的一棵松树枝上,伪装成上吊自杀的假象。


俞伍妹,这个对革命不忘初心的战士,在半生追求解放而真正翻身做主人的时刻,为了剿匪,为了红色政权的稳固和百姓安宁,就这样被土匪残酷杀害了。


土匪头廖禄根在多次逃脱解放军的追捕后,终于在1953年落网。这个罪大恶极的土匪在胡坊区公所广场公审后被押赴粜米岗枪毙了。(葛本洛、蒋志勇、冯书鹏)


工信部备案:闽ICP备11000078号-1 闽公安网备 35042102000103号
中共明溪县委宣传部主办 地址:福建省三明市明溪县雪峰镇民主路9号
邮政编码:365200 投诉及联系电话:0598-8755336
投稿及网民意见收集邮箱:zgmxzx@163.com
明溪在线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