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8755336E-mail:zgmxzx@163.com
更多》明溪新闻
更多》乡镇部门
更多》外媒视角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溪在线 > 中央苏区 > 
路隘林深苔滑 ——毛泽东一进明溪
2019-08-30 09:40:23  来源:三明日报  责任编辑:谌芙香  

明溪县是原中央苏区县,旧称归化县,1933年5月改称明溪县,在苏区中仍称归化县。毛泽东词《如梦令·元旦》“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中的“归化”就指明溪县。


路隘林深苔滑    /江月兰


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两度来到明溪,播撒革命火种,领导革命斗争。但具体时间、行程和活动,长期以来研究不够。笔者通过多方查阅资料、采访当地村民、追寻伟人足迹,对毛泽东来明溪的历史作了一番梳理。

 

毛泽东一进明溪,时为1930年1月16日。

 

1929年底,蒋介石对闽西苏区发动第二次“三省会剿”。红4军“古田会议”结束后,于1930年1月初召开前委会议,决定部队避开敌军主力,离开闽西重返赣西南,调动国民党赣军回援赣南以减轻闽西压力,并发展赣南局面。1月3日,军长朱德率主力第1、3、4纵队先行向北线出击入赣。1月7日,党代表毛泽东率领的第2纵队在完成掩护主力任务后,也离开古田向赣南转移。

 

此次朱德和毛泽东行军的目的地都是江西广昌,但行军具体线路不同。毛泽东率2纵队走了一条弯路,是为了避开敌军的尾追纠缠。1月16日中午,毛泽东率部队从清流林畲出发,进入归化县的黄思坑(黄思坑与盖竹洋两个自然村原属明溪县,1970年划给清流县林畲公社管辖)。这个小村落地处明溪、清流二县交界的大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如今已无人居住,2014年村民易地搬迁到山下的林畲乡政府附近的向阳新村。但这里的田地多数还在耕种,从林畲到盖竹洋铺筑了水泥路,从盖竹洋到黄思坑约5里也开通了拖拉机路,勤劳的村民可以骑摩托车前来耕种,早出晚归。

 

如今的黄思坑,看不到一个人,也听不到一声鸡鸣犬吠,唯有溪水潺潺、鸟鸣啾啾。而89年前的1月16日下午,这里却是红旗招展,人欢马叫——毛泽东率千余名红军来到这里,并在此分兵继续前行:一路从经今明溪县盖洋镇大坑村杰家山、连水垄,画桥村王溪洞,桂林村圆洲,葫芦形村洋地漈,盖洋村圆窠、七里岬,雷西村西溪(西瓜墩),前往宁化县青瑶;毛泽东带领一路前往今盖洋镇大洋村的土楼自然村。毛泽东这一路队伍更少,走更近的小路,另一路队伍更多,走更远的大路。因为红4军2纵队总共只有1000多人,而据《民国·明溪县志·大事记》记载:“同年十一月(注:一九二九年阴历十一月),匪党(注:‘匪党’为国民党对共产党及其军队的贬称)千余人,突到清流之林畲,经画桥转泉上攻宁化。明城饱受虚惊。”另据大洋村土楼的村民介绍,当时经过土楼的红军不是很多。

 

土楼也是一个偏僻自然村,如今绝大多数村民外迁或外出打工做生意,常年在村里居住的只剩4户人家了。在土楼,走了5里山路的毛泽东有些口渴了,便走进村民邱招娣家讨茶喝,邱招娣见毛泽东平易近人,心中并不惧怕,就倒了一碗茶给毛泽东喝。这个故事,是村民张根财听奶奶邱招娣说的。毛泽东在里头喝茶的木房(大洋村土楼7号)至今犹存,但已经十分破旧了。

 

喝过茶后,毛泽东带领队伍继续前行,爬上杨梅岭,走了5里山路来到石坑自然村。石坑自然村位于山顶,地势高,20年前村民全部搬到山下的张地自然村居住了,现在已是草木丛生。从石坑下坡5里,到了东坑口。东坑口附近是张地自然村,毛泽东的队伍没有进村。在东坑口,红军再次分为两路行军:一路经落马坡(马滑岭)、邓地、秀珠亭、大门庵、雷西上村,到西溪与先前分开的部队会合,从西溪出归化县进入宁化县。毛泽东则率少数人马上白石岭、红松岭,下豆窠,经林家山自然村,过狐狸过垇,经宁化富家山自然村前往青瑶会合。红军之所以进行两次分兵,一来山间小路难行,分兵能够加快行军速度,二来小部队更不容易引起敌人注意。


明溪县盖洋镇大洋村土楼7号  (1930年1月16日,毛泽东曾在此歇脚喝茶)    图/江月兰

 

毛泽东这路人马,走的是路途最短但最险最难走的崎岖小路,经过明溪县的地方现在均属盖洋镇大洋村。对于毛泽东这路红军此次行经大洋的往事,大洋人老少口口相传,至今不少人还能讲述——

 

在红松岭,红军曾在一棵高大松树的树干上刻下一颗五角星,年长的村民许多人都亲眼见到过。遗憾的是,这棵直径约0.8米的高大松树,20世纪80年代被雷击倒,如今连枯木也荡然无存。在接近山顶夜光垇的拐弯处原有一座亭子名“夜光亭”,也于20世纪80年代末倒塌了。

 

在豆窠窠尾,有一口泉水,清澈甘甜,冬温夏冷,四季不枯。那天,这口清泉灌满了红军携带的军用水壶和竹筒,让毛泽东和红军解渴消乏,神清气爽。由此,这口泉水获得一个光荣的名称——红军泉。后来,行人路过这里,都会俯身喝足泉水,许多人还将携带的矿泉水倒掉,改装红军泉的泉水,我们自然也不例外。在红军泉边,我们还发现一个奇观:一根枯藤上萌发出两簇鲜红的叶子,让人很自然想到烈士的鲜血。岁月无情,草木有情,这是在深情怀念89年前路过这里的伟人和红军、特别是为国捐躯的烈士啊!

 

林家山一带高岭土丰富,原有四五十户村民居住,建有瓷厂。不过,1966~1968年间村民全部搬迁到山下的张地居住了,如今已空无一人。红军那天经过林家山时,已经傍晚5点左右。为了防止走在后面的士兵走错路,到村庄扰民,先头部队用竹竿拦住两边通往村庄的路口,红军纪律严明由此可见一斑。

 

狐狸过垇是明溪大洋村与宁化青瑶村的交界处。毛泽东和红军走到狐狸过垇时,夜幕即将降临,也已人困马乏,这里的山路又比较宽,于是坐下休息,吃点干粮,商量下步行程和军务。那时,有几位林家山村民去宁化卖瓷器回来,看到不少军人围坐在狐狸过垇,边上5匹大白马看得很清楚,两头约1里远处都有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岗,心中有些害怕,便躲到山坳里观察动静,心想家里肯定遭殃了。他们说,那天是民国十八年十二月十七(正是1930年1月16日),那些军人直到深夜才离开狐狸过垇,踏着又湿又滑的小径下山,经宁化富家山、青瑶抵泉下宿营。等军队走后,他们才匆匆赶回家,出乎意料的是家家安然无恙。他们感慨道,红军宁可坐在野外啃干粮,也不进村吃饭,这样的军队肯定会打胜仗。

 

从白石岭到青瑶约20里的深山小路,属毛泽东此次从福建上杭古田直至江西广昌行军最艰难的一程。20世纪70至90年代,这里的森林被多次大规模砍伐,如今又已郁郁葱葱,许多地段的石径还保留完好,布满青苔。1930年1月16日,毛泽东率军经过这些地带时,一片片大森林莽莽苍苍,遮天蔽日,长年不见阳光的石径被翠绿的苔藓覆盖,路面皆绿,加上树上融化的雪水打湿了一路青苔,路真隘,林真深,苔真滑。毛泽东、红军以及战马可能都被湿滑的青苔滑倒过。当夜,坐在狐狸过垇,回想白天走过的清流、归化的深山湿滑小路,想到前面就是宁化,宁化的前面就是武夷山脉了,憧憬光明的革命前景,一股诗情涌上毛泽东这位浪漫主义诗人的脑中,其《如梦令·元旦》一词,极有可能就是在这段路途中开始酝酿的,至少是从这段路途获得灵感的。

 

此次行军路过明溪的红军将领,应有陈毅、罗荣桓、罗瑞卿、曾士峨、杨得志、赖传珠、郭化若、韩伟、谭希林等。陈毅时任红4军总前委委员、政治部主任,罗荣桓任红4军第2纵队党代表,罗瑞卿任2纵队5支队党代表,曾士峨任2纵队纵队长,赖传珠任4支队党代表,谭希林任6支队支队长。杨得志、郭化若和韩伟此次在行军部队中,则是郭化若同志访谈录中明确写到的。陈毅、罗荣桓后为开国元帅,罗瑞卿为开国大将,杨得志、赖传珠为开国上将,郭化若、韩伟、谭希林为开国中将。曾士峨以身先士卒、英勇善战著称,不久后指挥了活捉张辉瓒的“龙冈大捷”,1931年9月8日,在第三次反“围剿”作战中,率敢死队冲向敌阵,壮烈牺牲,年仅27岁。

 

目前,明溪县与盖洋镇正在规划重修从白石岭到狐狸过垇这段毛泽东和红军走过的光辉之路,将其作为党校“体验式教学基地”,积极开展“重走红军路”活动,旨在让红色记忆永不磨灭、红色基因代代相传。(廖康标)



工信部备案:闽ICP备11000078号-1 闽公安网备 35042102000103号
中共明溪县委宣传部主办 地址:福建省三明市明溪县雪峰镇民主路9号
邮政编码:365200 投诉及联系电话:0598-8755336
投稿及网民意见收集邮箱:zgmxzx@163.com
明溪在线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